三里长的村路

行驶在平稳、舒适的水泥路上,我不禁陷入了对家乡村路的回忆。

□朱华

读中学的时候,因为我是走读生,每天从家里到学校得走三里长的土路。晴天倒也罢了,如果是雨天,那可就麻烦了。记得有一次刚下过一场大雨,晚自习结束后,我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摸索行走。借着同村伙伴昏暗的手电光,我在泥泞的土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跋涉,本来半小时能到家的路程,竟然用了足足一个半小时。

我们家离镇上有三里路程。这三里长的土路,曾让我“吃尽苦头”。

交通的改善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地区经济发展的显示屏和加速器。平坦、宽敞的道路带动了家乡经济的迅速腾飞。便捷的交通促进了商品的流通,也促进了家乡经济的繁荣。道路通畅了,销路也通畅了,再多的产品也能及时运出去。交通改善所带来的一系列变化使家乡人对未来充满了信心,也看到了未来生活的光明前景。如今,村里好几个同龄的伙伴做生意发了财,还买了小轿车,孩提时代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如今变成了现实。他们开着自己的小轿车,行驶在村前的水泥路上,心里好不得意!

从土路到砂石路再到水泥路,村路变迁的“三部曲”,成为家乡经济发展的一个见证、一个缩影。勤劳朴素的家乡人,用双手改善了交通,改变了家乡的落后面貌。

前些日子,从县城打的回了一趟老家。行驶到半路,却下起了雨。到了镇上,司机问我,余下的村路是否好走?我告诉他,现在水泥路一直通到家门口,想走土路也没有机会了。

十几年前,县乡公路主要以砂石路为主,而村与村之间则多为土路。偶尔车辆驶过,刮起漫天飞尘,让路人睁不开眼睛。

三里长的村路
□朱华前些日子,从县城打的回了一趟老家。行驶到半路,却下起了雨。到了镇上,司机问我,余下的村路是否好走?我告诉他,现在水泥路一直通到家门口,想走土路也没有机会了。行…

2005年前后,那条村路再次旧貌换新颜。原来的砂石路已经不适应经济发展的需求了,村里决定改铺水泥路。水泥路铺好了,从县城回家只需半个小时,既方便又快捷。

有了砂石路,阴雨天机动车辆也畅通无阻了。之前,从城里打的只能到镇上,然后改坐三轮车或摩托车回家。如果遇到阴雨天,还得取消原定计划。

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家乡实施“村村通”工程,回家的村路终于变成砂石路。说起铺砂石路,那可是村里人汗水的结晶。为了节约成本,铺路的主要材料不是石子而是砂礓。镇里提供压路机和沙子,村民们用锨镐四处刨挖,用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凑足了所需的砂礓。路铺好了,自己也累得直不起腰了。村民们虽然苦点累点,但是每个人心情都很顺畅,因为路是为自己铺的,圆了多年的梦想。

我结婚那天,村前的土路也让我“深受其害”。尽管“催妆”和“正日”两天都是晴空万里,可因为前两天不停地下雨,所以村前的土路泥泞不堪。联系好的小轿车因为道路不畅而被迫取消,只好改用一辆中型卡车。通过泥泞的村道时,车轮经常被阻塞,迎亲的小伙子们只好下来推车,这样才勉强到家。一路上,大家累得直喘粗气。走在乡村的土路上,我不由得感叹:“什么时候能把路铺好呢?哪怕是铺一条砂石路也成啊。”

蓦然回首,不见了熟悉的乡村土路,那些关于路的美好片断早已化作脑海中永恒的记忆。